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 > 新春佳节记者感受家乡人与物的变迁

新春佳节记者感受家乡人与物的变迁

发布时间:2014-02-07 11:00内容来源:湛江新闻网

  新春语丝

  春天的足音传来,万物随之起舞;记者们返乡归来,见闻书满心间。

  和大多数离开家乡在他乡工作的人一样,来自全国不同地区的《法制日报》记者们也大都返回老家过年。漫步街头,走亲访友,拜年贺喜——春节里,记者们耳听平凡的人物故事,眼观清新的民俗民风,他们不仅体会到了家乡久违的亲情和浓浓的年味,还感受到了家乡人和物日新月异的变迁,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体会到了法治精神在基层的焕发。

  本版推出的这组“记者新春返乡见闻”特别报道,每一篇都包含着家乡的真实状态,包含着记者的真情实感。也许有些故事似曾相识;也许有些故事过于平凡,但是,当我们细细品味它时,我们会感受到法治力量的存在,我们会感受到祖国前进的速度,这字里行间每一点变化,都会让我们对未来充满憧憬与希望。

  春天带来的不仅是美丽,春天带来的更多是希望。

  失明老人除夕住进养老院

  1月29日,中午过后,在山西省晋城市阳城县最繁华的街道上,大多数商户已经在为打烊做准备了。这一天是腊月二十九,按照当地的风俗,该是平安返家的时候。

  下午3点钟,一辆黑色汽车向城外的方向驶去,目的地是距离县城大约25公里的凤城镇毕头村。“争取让老人到养老院里过春节”——车上,阳城县委政法委的副书记李忠义和同事们明确了此行的目标。

  汽车大约在公路上行驶了半个小时后,进入一段崎岖向下的山间小路,在一个相对破旧的院子门口停下来。《法制日报》记者一下车,就看到一位老人从这个院子里摸索着走出来。这就是我们要找的老人杨天住。

  自28年前在一场事故中失明后,他的家中再无经济来源,妻子靠着家里种的几亩地,勉强维持着这个家庭的生活。因为困顿,家中唯一的儿子不得不入赘到他乡,远离老两口。几年前,杨天住的妻子也因病离世,留下了孤苦伶仃生活不能自理的他。

  记者看到,老人家里生着煤火,连防止煤烟中毒的烟囱都没有。几床破旧的棉被摆放在炕上,看起来已经用了很多年。家具仅有桌子和柜子两样。记者对摆在桌子上的一台老式电视机表示讶异,杨天住说:“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能听,社会上有什么事情,我都知道。如果没有它,我得闷死。”

  随着老人年龄越来越大,如何生存的问题日益凸显。正当大家都在为老人的问题犯愁时,一项由当地开展的“下基层,访民情,保稳定,促发展”的活动让问题的解决迎来转机。

  杨天住的问题就是阳城县公安局民警王国兵在作为自己联系村的毕头村发现的。因为这一问题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他及时向阳城县委汇报:一位贫困的失明老人无人照料,亟需帮助解决养老问题。老人自己的意愿是进入临近的镇养老院。

  临近年关,问题尤显紧迫。“既然我们知道了,就不能让老人孤孤单单又没有安全保障地在家过年。”阳城县委政法委书记任小广表示。问题终于赶在大年二十九这一天解决了。镇养老院和老人的儿子杨晋兵在29日下午先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协议。杨晋兵在自己的能力所及范围内承担一部分费用,剩余的由政府负责解决。

  这么快就心想事成,对杨天住来说很意外。他很激动,却也只能表达出最简单最真诚的一句话:“感谢党和政府,也感谢你们。”儿子在旁边边帮父亲收拾衣物边说:“我爸能到养老院过年,我也放心了。”他还计划着为父亲理个发、洗个澡,第二天将父亲送进养老院。

  拜年当中化解6起纠纷

  平时在外忙碌的人们纷纷从天南地北赶回来过年,昔日空寂沉静的乡村呈现出了难得的热闹欢愉,家族族长、村干部利用这个时机走家串户,调处化解一些矛盾纠纷……这是连日来,《法制日报》记者在湖南湘南一乡村过年时看到的场景。

  “每年也就是过年和清明的时候,才能看到这么多的人在村里。平时在村里留守的基本上是一些老人妇女和儿童,感觉很沉闷。”今年已55岁的三叔告诉记者,像自己这个年纪的男人留在村里的已经很少了,平时想抽支烟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但是,从腊月十八之后,开始有很多人陆续从各地带着大包小包回来了。“一下子回来了不少陌生面孔,村里的狗们在不停地叫唤着,虽然有点吵,但给人的感觉却很温暖,也很踏实。”三叔说。

  “你母亲很早就守了寡,含辛茹苦拉扯大你们三兄妹。如今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将心比心,你们又怎么舍得让她继续一个人生活?”大年初二,记者跟着大伯堂叔等一大帮人到三奶奶家拜年时,身为家族族长的平生叔忍不住对三奶奶的三个子女进行了劝导。一番开导后,三个子女迅速达成了一致:过年后,让三奶奶自己选择,以后每个子女家,轮流住上一年或半年,所有的开销由三个人共同承担。

  “平时大部分人都在外面忙碌,留在家里的基本上是老弱妇孺,村里有一些事情难以得到解决,这就需要我们村干部利用过年大家都回家这个特殊的时机抓紧办理。”村小组长老任告诉记者,平时大部分鸡毛蒜皮的事大都能够在家族内部消化,家族实在化解不了的再动用村组里的一些调解资源。从去年腊月十八以来,村干部们开始纷纷走家串户,一方面把平时一些必要的费用结算清楚,一方面则和家族族长们一起,积极调处一些矛盾纠纷并尽量进行化解。

  “在春节这个特殊节点,化解矛盾纠纷相对而言要容易一些,很多话往往不需要多说,就很容易达成一致。”老任介绍说,半个多月来,尤其是初二到初五这几天,组里和族里利用拜年的时间已成功调处化解了6起纠纷,当事的各方都相对满意。

  林海雪原里的“护林人”

  1月29日的清晨,阳光穿过遒劲的枝干洒落在森林厚厚的积雪上。虽然没有了夏天茂密的绿色树叶,但是每棵树都精神抖擞地矗立着,仿佛在迎接第二天除夕的到来。

  “穿上大衣,咱们出发!”随着一声召唤,群山环抱中的吉林省靖宇县森林公安大队镇交森林公安派出所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记者随同派出所所长任典民、民警于忠民、孙宏利一起,开始了一天的巡查。

  “我们每周进行三到四次林政检查,盗砍盗伐、打拉烧柴、滥捕滥猎都是我们重点防范的违法行为。”任典民向记者介绍说。

  正在说话间,执法车停在了路边。记者看到一个村民正在往自行车后座上捆绑木头,一共有六段,粗细不等。

  “我们是镇交森林派出所的,这些木头是捡的还是砍的?”任典民走上前去询问道。“是捡的,当柴火用的。”村民答道。“有几根木头粗细超过标准了,是违反林业行政法规的。鉴于你情节很轻,这次就不罚你了,下次一定注意。”任典民说。

  接下来,民警对林区重点路口进行了痕迹检查。每到一个路口,民警们就停下车,看进山路口的雪地上是否有车辙、脚印。一路上都是积雪,很滑,孙宏利小心翼翼地驾驶着,不敢有半点分神,执法车就这样在白雪皑皑的大山里缓慢前行。遇到有痕迹的路口,民警们就顺着脚印或车辙往里走,看看是否有捕猎野生动物或盗伐林木的违法行为,一直到地上痕迹不见了为止。

  “咱们接下来去走访承包管护经营业户,前面通不了车了,得走着进去。”于忠民对记者说。虽然已经过了“四九”,但是气温还是在零下二十几度徘徊。记者随三位民警一起,在及膝的积雪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很快,记者厚厚的棉靴已经湿透,鼻尖冻得已经失去了知觉,可是民警们却似乎并不觉得冷。“我们都冻习惯了,有时上山巡查一走就是三四个小时,这点路算不了什么。”孙宏利说。

  大约半小时后,两间灰黄色的土木房出现在视野中。三条黑色的狼狗大声叫着向我们奔来,警觉地竖起耳朵绕着我们转圈。

  “任所长,你们来了!”正在说话间,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从屋里走出来,他就是这片林地的承包业户冷延军。“近期你管护的林区内有没有盗伐的?”于忠民问道。“没发现盗伐的,但发现几个捕获动物的钢丝套。”冷延军把发现的钢丝套拿出来,交给民警。

  记者看到,钢丝套用一根很细的钢丝做成,一端做成一个圆环形状,另一端是直的,用来拴在树上。“当兔子或者野鸡跑过去的时候,脑袋钻到里面,就被套住了。还有套狍子的,比这个要粗,有电线那么粗。”冷延军介绍说。

  任典民说,派出所的辖区内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珍贵树种有红松、水曲柳、黄柏罗等,还有一些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比如鸳鸯、狍子、野猪、野鸡、雉鸡、飞鸡、哈什蚂等等。

  “我们民警大部分都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对这片大山有着深厚的感情。平日里巡护森林,如果看到被砍断的树木、被捕杀的小动物,就会感到特别心痛。”任典民说,“我们的工作虽然单调、重复,但守护这片森林是我们的职责。不论白天还是黑夜,不论平时还是节日,都要时刻绷紧神经,一点儿也不能松懈。”

  她们“盯”着江水过春节

  一座白色的COD在线自动监测仪矗立在屋子中央,巴掌大的绿色屏幕上闪烁着几行数字。

  “COD37!”李秀娟低头念出这些数据,随后就扭过头来向《法制日报》记者解释:“数据正常,远低于排放标准。”

  今年41岁的李秀娟,是江苏省张家港市环境保护局的环境监察人员。春节休假期间,环保局不仅在环境应急处置中心安排了值班人员,专门接受市民环境投诉举报,对该市的化工园区等环境敏感目标还另外安排多组人员,两人一组,轮流对重点区域进行检查。

  这不,大年初五这天上午,李秀娟就和搭档陆燕强赶到了江苏扬子江国际化学工业园的胜科水务有限公司。张家港是个港口城市,而扬子江园区就坐落长江边上,远处水天一色,江面巨轮穿梭。

  来自新加坡的胜科公司负责处理园区全部的工业污水,这也是我国第一个工业园区综合循环用水工程——整个园区60平方公里内有几十家化工企业,但只设一个污水排放口,企业的污水通过一百多公里的地下管道到达胜科公司后,进行综合利用、多元处理、中水回用,并实施24小时实时监控,污水达标后才能排放长江。

  据了解,COD(化学需氧量)反映的是水体受到有机物污染的程度,也是环保部门对污染源实施在线自动监测的主要项目。目前,太湖流域该类型的集中式污水厂COD外排标准是80mg/L,低于国家100mg/L的标准。

  记者看到的这台COD监测仪,就承担着对即将进长江的处理水进行实时监测的任务。“像刚才的COD数据,已经传输至环保局监控信息平台,一旦发生超标,超标数据将自动传输至所在辖区环境监察人员的手机上,监察人员将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李秀娟说。

  检查完COD监测仪,记者又跟随李秀娟来到废水处理区,陆续检查完粗格栅、细格栅、厌氧池、好氧池……工作完毕,已经是中午时分。

  面对监察人员的细致检查,随行的胜科公司带班长丁振锋胸有成竹,一副笃定样,还乐呵呵地向记者“夸耀”:“我们对污水排放管理很严格,这些排往长江的达标水,我们都曾用来养鱼做实验,鱼都活得好好的呢。”

  “你们就是再严格,我们也不敢懈怠啊!”李秀娟插话说,关系到母亲河的水源安全,即便在节日期间,环保监察人员也要将检查保持常态化,确保不让园区内一滴污水流入长江。

  警车里吃饺子更有滋味

  2月2日,大年初三一早,记者踏着新春的第一场小雪,探访位于中朝边界的吉林省图们市公安局。

  大年初三,一般机关单位人去楼空,人们大多都奔波在走亲访友的拜年路上,但图们市公安局里却依旧热闹。巡逻中队的值班民警坚守岗位,刑警一中队办公室里也是人头攒动。

  “怎么没去走亲戚,还在局里值班?”陪同记者的图们市公安局政工监督室科长李晓峰和迎面走来的一位身材魁梧、面带倦容的民警同志寒暄起来。“这不年前那起伤害案的犯罪嫌疑人昨天傍晚找到了,审讯完抓紧时间把证据材料整理好,昨晚就睡局里了。”刑警一中队队长姜宇杰答道。

  原来,1月28日傍晚,也就是过年前三天,在图们市下属的石岘镇发生了一起伤害案件,刚从国外打工回来的姜姓中年男子因打牌琐事,用斧头打伤了另一石岘村民,被害人至今仍在医院监护病房。虽正值春节期间,但图们市公安局刑警一中队丝毫不能松懈,从腊月二十八晚7时案发始,固定证人证言、查找作案工具、设卡、走访犯罪嫌疑人家属、通缉、边控……直到初二晚找到了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这一忙乎,没什么感觉年就快过去了。”姜宇杰揉了揉带着血丝的眼睛对记者说。

  姜宇杰告诉记者,从腊月二十八发案到初二抓获犯罪嫌疑人,刑警一中队一直派民警在犯罪嫌疑人家附近蹲守并组织多次搜山行动、同家属谈话以寻找犯罪嫌疑人。“过不过年也没啥区别,除夕那天我们蹲守的民警也吃上饺子了,区别就是人家在家吃,我们在警车里吃。警车里吃饺子更有滋味。”东北人爽朗的笑声在记者耳边响起。

  记者随后来到街上,打算寻找过年期间在马路上“扫街”的执勤民警。据图们市公安局治安巡逻大队队长朱明同介绍,图们市人口13万,城区面积不大,因此图们市公安局的治安巡逻大队采用白天人巡、晚上车巡的方式巡逻维护辖区治安,24小时不间断,保证让老百姓时时刻刻见警察。

  “春节前夕,我们到龙城村走访慰问。”执勤民警车光俊对记者说,“我处警时帮忘记地址的老人找过家、给楼上的老奶奶拾过假牙……看似小事,但对老人来说都是大事。”

  图们地处东北,冬季白天的日均气温能达到零下十五度,天空飘落的雪花和路边已经冻实的冰块,都无声地诉说着天气的寒冷。当记者问巡逻民警步行巡逻冷不冷的时候,他们告诉记者:“巡逻不停,走起来就不冷了。”

  青山绿水永存返乡记忆

  中巴车在半山公路上蜿蜒穿行。《法制日报》记者坐在最后排靠左的窗边。从福建省永安市城区到下辖的安砂镇,42公里,需要1个小时车程。

  顺着河流的半山公路,是伴随记者长大的一幅图景。多年前,记者通过这条路第一次离开故乡外出求学,此后便与故乡的青山绿水聚少离多。但这山水,始终是记者内心最深处的乡愁。

  永安,别名“燕城”,位于福建省中部偏西,地处闽江上游,域内溪流密布,森林覆盖率达83.2%。在“九山半水半分田”的永安,水是灵气所在,大小13条河流将全市各乡镇串在了一起。

  河流也是记者对家乡的记忆中最美好的部分。整个童年,记者都在九龙溪清澈的河水边度过。而伴随着工业化的发展,记者最担心的,就是家乡河流被污染。

  被污染的担忧并非多虑。据永安市水利局副局长罗兴华介绍,因受工业化、城市化快速推进的影响,永安人与水争地的矛盾曾十分突出,造成水土流失,水环境污染加剧。

  流域工业密布的文川溪就曾是污染较严重的河流之一。这条原名清溪的河流,流经小陶、洪田等经济较发达、人口较密集的乡镇。

  罗兴华介绍,造成该河流污染的原因复杂,包括对植被的破坏形成的水土流失、企业废水直排、采矿、捞砂洗砂等等。

  2011年12月2日,福建省人大通过了《福建省流域水环境保护条例》,明确13个部门对水体污染有执法权。

  “对应到永安市,有11个部门有执法权。过去,相关法律不够健全,各部门的心虽然往一处想,但劲没往一处使,打击不够有力。部分乡镇、河道水污染综合整治成员单位没有完全履行职责,没有真正把责任落实到位。”永安市副市长陈根潘坦言。

  陈根潘介绍,去年,永安市制定了《2013年河道水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还专门成立市河道水污染综合整治领导小组,由30多个成员单位组成。

  在这次整治行动中,严格执法成为一个最主要的抓手。数据显示,仅在打击河道非法采砂上,去年永安市就开展巡查778趟2334人次,下发整改通知书224份,规范采砂作业18起,制止非法采砂21起,注销和取缔采砂作业点35个。

  陈根潘告诉记者,严格执法虽然效果明显,但阻力也很大,为此,永安市建立起由水利局牵头,检察、公安、国土、环保、林业等部门共同参与的联合执法机制。

  严格执法的效果立竿见影。2月1日,记者前往洪田镇探亲,路过文川溪时,看到的场景已与往日大不相同——之前污染较严重的河水,如今渐渐恢复了澄澈。

  三明市委常委、永安市委书记黄建平向《法制日报》记者介绍,整治河流污染只是永安市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而开展的“五项整治”之一,除了水环境综合整治外,还包括畜禽养殖污染综合治理、矿山地质环境综合整治、盗伐林木综合整治、乡村环境综合整治等工作。

  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让过度开发的农业资源得到休养生息,建立农业可持续发展长效机制,加大生态保护建设力度。这被视为文件中最突出的亮点之一。

  而正如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唐仁健所分析,在我国粮食实现“十连增”的同时,我们付出的生态和环境代价十分巨大。

  这决定了我们的生态文明建设,很大程度上要去偿还历史的欠账。而历史遗留问题往往盘根错节、根深蒂固。在进一步完善建设生态文明相关法律法规的同时,更需要的是硬邦邦的严格执法。

  唯有如此,方能保住一方青山绿水,留住记忆中的故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